脑壳。

连木

© 连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摇滚死或不死,都改变了一个灵魂

想起曾有过一段最孤独的日子,过年前后的望京,人群奔流向他们的家乡,留下一座空城。我将所有伙伴送上去沈阳的火车,留下一座空屋。

我放弃回家过年,吃过人生唯一在异乡的年夜饭,在街上惊喜地遇到市民放烟火。

当时觉得烟火是很微妙的东西,即便它能点着一些东西,但看起来,烟火是冷的。你发着光,也的确发着热,但你是冷的。

那本该看起来是励志的样子,一人在外,努力考学,但是自己心里明白的是,麻木和冷漠才是那段时间的主旋律。北京的冬天,好像封印住不少热血的情怀。

但是麻木的人还画什么画,那就像让一条蛇去孵化鸟蛋,没有温度,不存在的破壳。我想要破壳啊,于是自那个时候,再也离不开一种精神粮食:摇滚乐。

查理与黑水镇


查理在父母留下的遗物中,选择了两件,总是带在身边:一把木质锅铲和一把吉他。
当你看到一个人
他逆着光
盘腿坐在山丘的最高处吃鱼罐头
那一定是查理
当你看到一个人
他迎着风
在黑水湖边用锅铲弹着吉它
那也一定是查理了

黑水湖岸边,风吹过野草,远处的山被水汽笼罩,显得更遥远。
湖边的绿草在夕阳的红光里,查理在草上走着,腰带别着锅铲,背着吉他,望着黑水镇的低矮房屋。
一对中年夫妻在钓鱼,神情都十分无聊的样子。查理走近他们,卸下吉他和锅铲,开始弹。查理弹琴的声音十分怪异,钓鱼的夫妻俩听到琴声一起转头看向查理。
“又是这个哑巴小孩,整天弹弹弹,昨天半夜里还在弹!”中年妇女把刚钓的鱼扔进桶里,桶里只有两只小鱼,看起来这夫妻俩这...

杭师大老校区

1 2 3 4 5 6